邳州美食网 >> 饮品

同窗之情源远流长

2020-05-20

同窗之情 源远流长

武汉市新沟中学校园一角。

武汉市新沟中学校园一角。

题记。

友谊是最圣洁的灵物,她既会在同性中生根和发芽,也会在异性中开花结果。

一一致相识相知半个世纪的初中女同学张君。

我有幸在初中时代结识了一位异性知已同学,这一路走来便是半个多世纪了。

江河行地久,日月经天长。半个世纪前,我们在新沟中学相识,朝夕相处,同窗苦读,结下纯真无瑕的友情。人的一生中,同学情,特别是豆菀年华结下的同学情尤为珍贵,始终伴随终身。无论世事如何改变,无论经过多少风雨,永远不变的是同学情。

母校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我们青春的足迹,一花一木都成为我们珍藏的记忆。它承载着我们青葱的岁月,绽放着我们纯真的笑颜,流动着我们青春的往事。我们无论走向何方,落尘何处,母校这方沃土永远是我们心中的圣地,今生永远难忘的地方。

我们“老三届”这代人,现都已是年近或逾古稀之年,韶华早逝,红颜暗老。无数个黄昏,无数个清晨,我们都唠叨着这么一个永恒的故事:岁月可以改变我们的容颜,却无法改变我们的同学情。

有多少优美动听的词语来讲述这难忘的同学情呢?我搜肠刮肚,绞尽脑汁想到了诸如情意绵绵,相知有数,莫逆于心等等,但它们都不足以表达我心底激荡的情愫。

武汉市新沟中学校校门图。

1959年8月建校的新沟中学,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是武汉市较有影响的学校之一。它坐落在有着“小汉口”之称的东西湖区新沟镇,不远处便是我魂牵梦绕的汉江。

我见过祖国许许多多美丽的山川湖泊,但我最喜欢的还是生我养我的母亲河一一汉江。汉江又称汉水,长江第一大支流,与长江、黄河、淮河一道并称为“江河淮汉”

悠悠汉江水,拳拳赤子情。我对汉江有着刻骨铭心的爱恋。上中学的那几年间,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沿着蜿蜒的汉江江堤,返往于家与学校之间。夏秋之交,汉江更是具有她独特迷人的魅力。特别是在傍晚时刻,夕阳西下,河面上波光粼粼,在夕阳的照耀下,就像跳动的火焰,把江面照得如同调色板一样色彩斑斓。

也许是那潺潺的流水,还有那些河柳平凡的腰肢,给我留下太深印象的原故。现在,不管是梦境里,还是怀旧中,每当我见到河柳,便会想起故乡门前日夜奔流不息的汉江。

我想,不管岁月如何流逝,都无法冲淡我对汉江的记忆,还有对这位女同学的思念。

张君夫妇与我同庚,不过他们还得叫我一声大哥,因为我比他们月份大呀!张君与其夫朱君可谓是天设地造的一对,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不过同届不同班,而我则与张君为同班同学。他俩下放农场后,又是同一生产队,同劳动,同吃一锅饭。1972年张君就读于市卫生学校,毕业后,供职于区级妇幼医疗单位直至退休。其夫朱君随后进城,就职于市级一家企业,成为企业中层领导,并就读于华中科技大学现亦退休。

他俩于1976年完婚,月夜共幽梦,双飞效彩蝶;伉俪情深,琴瑟和谐。婚后不久,育有一女,女儿事业有成。现在外孙女亦长大了,去年赴美留学。

我以爱情的名义祝福他俩,愿他俩爱情之花永开不败;以岁月的名义祝福他俩,愿岁月老去,永远不变爱的情怀。

每个男人,不管你们承不承认,骨子里大概总有这样一种情结,都想拥有一个红颜知己。这个红颜知已不是妻子,也不是情人,而是居住在他精神领域里的那一个,她不一定漂亮,但一定婉约可人,温婉淡雅;秀外慧中,善解人意。

每个女人,也不管你们承认与否,同样心里装着一个豁达开朗,而又不存私的蓝颜知已,那应该是生命中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是金钱难以衡量的精神财富。彼此之间保持着距离,且又纯真地交往着,这才会使友谊长盛不衰。

不论是红颜、还是蓝颜知己,他(她)们己是你生命中的天使,他(她)能穿越层层面具,走进你的心灵,与你进行灵魂的对话与交流。

流年似水,看不透的是红尘中镜花水月;往事如烟,挥不去的是岁月茬苒一过往;待到繁华落尽,只余回忆。

半个世纪前的初中学生时代,是我挥之不去的一段记忆。那时,我是班长兼团支部书记,还是学校学生会,青春年少,激情奔放。

难以忘怀的学生生活历历在目,那时我是住校生,宿舍就是教室最后排摆放着四张上下铺的木架子床,住着几名远途的同学。白天,同学们在里面上课学习,晚上则成了我们住校生的寝室。

周六下午放学后,步行近十里路程回家,傍晚时分及周日帮家里干些诸如挑水,做饭,割猪菜,喂养牲猪等农家活。黄昏前,带上一周的大米和咸菜返回学校,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学生生活虽然艰苦,但心中充满希望和阳光。

学校学习氛围亦浓厚,上课时,琅琅的读书声响彻并装饰着校园。课余时,同学们在操场上,蓝球场上,足球场上大显身手,尽情地展示着骄健的身躯,挥洒着青春的活力。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张君的身影闯入了我眼帘。那时,青春少年,青涩懵懂;情窦初开,春心萌动;对异性有了好感和追求。但我追逐的目标不是她,我早就知晓她已是名花有主了,她只是我心中欣赏的那种女孩。

佚名曰:“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智慧,合于性格,久于善良,终于人品。”是啊,此话说得确实不错,言之有理。

大家应有过这样的同学,她天生早熟早慧,在一堆同龄人中格外扎眼,也格外惹异性喜欢。

张君就是这样的女同学,她娉婷婉约的风姿,娇艳俏丽的容颜,妖媚得体的举止,优雅大方的谈吐,一开始就令我刮目相看。

张君出身于家庭,她的父亲是市属水运公司下属企业的一名党的书记。也许是由于家庭条件及环境的熏陶,造就了她如此俏丽的容貌和脱俗得体的举止,让我心仪和欣赏。

说起来我与张君相识相知五十余年了,虽然我们有着积素累旧、心心相印的情谊,但其实我们之间的过从不是甚密,交往的次数亦是有限的,我们是属于那种“相见亦无事,别后常忆君”的友情。

不知道你们有沒有过这样的时侯,忽然想起一个人,就想丢弃一切去找她。说一句。沒事,我就是来见见你。

谁能伴我把过往看一遍?又有谁能陪我把回忆走一遭?

人生如歌,岁月无情。我们每个人都是歌者,有的人歌如烈焰,激情豪迈;有的人歌如信步闲庭,轻灵飘逸;有的人则曲不成曲,调不成调。

“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结识了这样一位知己的异性女同学。

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2013年11月25日是我最难忘的日子,我不幸“中风”脑卒中了,且出了30毫升的血。据医疗专家讲,出血性卒中为国人第一死因,具有发病率高,死亡率高,致残率高的特性。即使应用目前世界上最先进、完善的治疗手段,仍有60%的死亡率,有50%的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感谢白衣天使,使我起死回生;感恩友人照料护理,使我逢凶化吉

生命既短暂且脆弱,稍纵即逝。生命中,总有一些东西会随着岁月流逝。但也有一些东西,比如真挚而圣美的情感,不管岁月如何变迁,不论四季如何轮回,却永远铭刻在我清澈透明的心扉。

医院,一个生死离别的地方,连空气中都可以见到悲伤在流动。在这里可以见证生与死,生命的希望和绝望。同时,这里还有生死背后的温暖与人性的凸现。

我不太清楚张君是如何知道我住进医院的,当她在病房见到我时候,我已住院多天了。见我独臥病榻,且无一人陪同照护的情形,她眼噙着泪花沒有多言。虽然我的病情已有好转,但尚不能言语。此后,她每天清晨送外孙上学后,便是到医院探望我,送汤送飯。直至我病愈出院。病愈后,我才获知她们夫妇俩是如何精心关照我的一些情形与细节。除了感激还是感激,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感恩是一种对恩惠心存感激的表示,是每一个人不忘他人恩情的人萦绕心间的情感;学会感恩是为了擦亮蒙尘的心灵而不致麻木;学会感恩是为了将无以为报的点滴付出永铭于心。让我们学会感激!记住感恩吧!

十八世纪伟大的思想家卢梭曾说“我以回忆往事滋养自己,在我体内寻找养料”“然而人之是否崇高,是以其情感是否伟大高尚,思想是否敏捷丰富而定”

我通过叙述与张君同学的友谊,主要是怀念我们的初中学生时代,以及同学和母校。

我们这代人是幸运的,青春苦乐年华绽放在时代,风华正茂拼博在“改革开放”年代,迟暮之年安享在“新时代”可谓“三生幸”矣!

生命如歌,一首曲子能唤起一段岁月,一段文字便能深味一种心情。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读懂了岁月,才知道自已所需,原来千般跋涉,只需暮然回首,让岁月安然抵达彼岸。

一生相识,来自天意;一段友情,来自真诚。我在乎人生中遇到的真诚和感动,我珍惜生命中每一个一起走过的同窗好友。在此,祝福同学们安好!

二0一七年十一月二日于汉口。

附录:

常有“老三届”同学问寻母校新沟中学30年大庆相关情况,在此告知如下:

一,母校30年大庆于1989年9月10日举行。

二,此前曾召开了两次筹备会议:

1,1989年5月8日举行第一次筹备会议,会议推选校友联谊会组员。

2,1989年8月24日举行第二次筹备会议,汇报校庆准备情况。并确定校联谊会组员名单。名单如下:

理事长:朱少徐。

副理事长(9人)黄慰堂 宋树植 江道义 余小祥 李仁彪 王平华 徐道学 夏远学 董贤柱。

理事(28人) 李运银 代菊舫 钱昌美。

薛兴海 陶春江 黄良华 丁福焦 刘祝山 钱昌明 钱寅卯 朱建国 杨以旭 李望生 康家凡 李仁奎 李守红 张欢喜 潘翠荣 何春祥 朱柏川 朱少俊 刘文奇 袁庆海 向忠山 徐介明 金开明 康家献。

三,母校历任校长名单:

第一任付校长:吴就康。

第二任校长:戴立民。

第三任校长:张汉洲。

第四任校长:李蜀宝。

了了翁(了翁微聊)欢迎您。

因您的访问而精彩。

简介:了了翁(了翁微聊)本名钱寅卯,50年生人。种过田,守过边,做过工,当过吏,任过“总”为国效力40余载。70年代始文字见诸报刊。余生喜乐读与走。读书,用智慧感悟人生;健步,以毅力成就自我。

月经量多是什么原因
肌肉拉伤快速恢复
濮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友情链接